×

人在香港 > 新聞 > 滴滴調價背後:高峰兩成訂單沒人接,6年已虧掉390億

滴滴調價背後:高峰兩成訂單沒人接,6年已虧掉390億

report
bookmark 0
views 9032


7月12—13日,《財經天下》周刊走訪發現,對於司機而言,早晚高峰時段雖然價格有所上調,但仍然難以抵消擁堵帶來的損失。而對乘客來說,高峰時段叫車的難度依然有增無減。

滴滴叫車難,一直是北京上班族日常通勤的痛點。

7月11日,滴滴網約車價格調整方案正式實行。並且最開始實施的城市就是北京。

根據此前滴滴發布的價格調整說明,調價之後,早晚高峰和夜間打車會更貴,但是在平峰期更便宜。

7月12—13日,《財經天下》周刊走訪發現,對於司機而言,早晚高峰時段雖然價格有所上調,但仍然難以抵消擁堵帶來的損失。而對乘客來說,高峰時段叫車的難度依然有增無減。

司機高峰不願拉客

按照滴滴的新規則,北京按照地理位置劃分為5個區域,時間段則劃分為早高峰、普通時段、晚高峰、夜間等四個時間段,實行差別計價。

以快車為例:早高峰時段(6點-10點)起步價上漲1元、里程費每公里上漲0.2元,時長費不變;普通時段(10點-17點)起步價不變(13元),里程費每公里下調0.15元,時長費每公里下調0.1元;晚高峰時段(17點-21點)起步價上漲1元、里程費每公里下調0.1元,時長費不變;夜間到凌晨(21點-6點)起步價上漲1元,里程費每公里上漲0.55元,時長費每公里下調0.2元。此外,工作日和休息日之間的價格也有差別。

《財經天下》周刊對比發現,按照調價後的方式計算,不僅在3公里以內的路段,滴滴快車的價格已經“明碼標價”超過了出租車價格。對於7—10公里左右的中距離路段,滴滴快車的價格也超過出租車的價格。

7月12日下午4時,《財經天下》周刊選擇從北京國貿出發,乘坐滴滴快車前往約8公里以外的朝陽大悅城。按照調整後的價格,在這一時段乘坐滴滴快車的車費金額為23.35元。而在當晚8時和10時,《財經天下》周刊再次在同等距離的路段搭乘滴滴快車,兩個時段的車費價格分別達到了32元和36元。

而按照出租車的計費標準,在當晚11時之前,同一距離,同一時長的車費價格約為26元。

對於漲價的原因,滴滴在《說明》中作出了解釋,即為了調節供需平衡,撮合司乘需求。滴滴方面認為,網約車價格機制既要滿足乘客需求,也要讓司機獲得合理收入。

據滴滴方面介紹,自2017年4月至今兩年多,滴滴網約車在北京的價格一直保持相對穩定,但需求迅速增長,全天呼叫量增長了44%,高峰期呼叫增加了49 %。平台通過各種補貼獎勵、分時定價、熱力圖引導、排隊、拼車優先等方式盡力平衡供需關係,但供需失衡依然嚴重。

目前,乘客總體叫車成功率較低。乘客會感受叫車越來越難。目前滴滴快車工作日早高峰1/5的叫車需求沒有足夠運力承接。

但在滴滴司機的眼中,受晚高峰道路擁堵的限制,調價給晚高峰帶來的收益變化微乎其微。甚至在晚高峰時期,堵車厲害的話,收益還會降低。

按照調價後的司機計費標準,在高峰時段,司機的起步價收入由11元上調至11.80元。里程費是早高峰時段(06:00-10:00)1.35元/公里,平峰時段(10:00-17:00)1.10元/公里,晚高峰時段(17:00-21:00)1.15元/公里,夜間凌晨時段(21:00-06:00)1.65元/公里。時長費是平峰時段(10:00-17:00)0.3元/分鐘,高峰時段(17:00-10:00)0.6元/分鐘。

7月12日,在北京跑了2年滴滴的周師傅對《財經天下》周刊表示,“高峰期是真的不想在市區,說起來是高峰價格高了,但是時間都花在堵車接人上去了。接個人10到15分鐘,送個人再十幾分鐘,還是個起步價。半個小時只能接一單,就給11塊到司機手裡面。”

對於很多上班族來說,他們是短途行程。從公司或者家裡打車到地鐵站或公交站。距離幾乎不會超過5公里。而司機卻希望接“大單”,能一次賺個夠。所以對於高峰期的單,周師傅和他身邊一起跑滴滴的朋友不願意去接。但是由於滴滴平台強制派單的機制,讓他們不得不選擇在高峰期前往郊區。 “反正郊區的訂單也挺多的”,對他們來說,不堵車才是最重要的。

從叫車時排隊的情況看,周師傅所言非虛。在《財經天下》周刊7月12日下午嘗試用滴滴打車時,排隊人數已達到43人,晚間的排隊人數則更是超過了70人。

滴滴急尋扭虧捷徑?

對出行便利有強烈需求的乘客來說,他們只能為滴滴調價而買單。調價前能夠每天打車上下班的人群,在漲價之後也不會為了多幾塊錢而放棄打車,轉向其他的交通方式。日常通勤便利,才是他們真正看中的。

而出行要求相對較低的乘客,就可能會因為出行成本增加而減少叫車的次數。從而緩解叫車難的問題。即使這個作用並不明顯。

滴滴作為一家網約車平台,其盈利方式在於從車費中抽取一定利潤。以價格調整後為例:從朝陽區青年路城市花園打車至建外大街中國中期大廈,乘客花費金額為23.35元,而司機收到的金額則為18.31元。滴滴公司從這一單中抽取了5.04元。

從另一個層面上看,當前滴滴面臨的盈利壓力有增無減。

 

據2018年滴滴發布的移動出行大數據顯示,滴滴擁有超過4.5億用戶,在中國400多個城市開展服務,每天的訂單量高達2500萬。

 

滴滴作為國內網約車巨頭,即使抽成的利潤如此之高,也仍然在持續虧損。據新京報報導,2019年2月,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的財務數據顯示,公司2018年虧損109億元。 2018年9月,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發表的內部信提到,6年來滴滴沒有實現盈利,2018年上半年整體淨虧損超過40億元,滴滴創業近6年合計虧損約390億元。

尤其是當時滴滴唯一盈利的順風車業務,由於2018年的兩起惡性事件遭到下線後,滴滴的盈利能力越髮變少。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,有分析認為,雖然目前滴滴僅對北京市網約車價格進行了調整,接下來或將在其他城市跟進價格調整措施。究其原因,滴滴不可能一直虧損下去,而滴滴若想扭虧為盈,漲價是一條必經之路。

新聞來源:網友提供

 

 

* 聯繫我時講清楚係人在香港網站或者App睇到信息嘅.多謝
Author image
笑看風雲
推介

共有0項留言



人在香港APP
香港齊全一站式生活旅遊資訊平台

x